hjfd| cwyo| lxrn| uuei| 7xpl| zzbn| ewik| vxlf| pptj| n597| d7dj| 82c2| rlz9| zlnp| xptz| n7p9| 3rxz| 135n| xb99| 95zl| vhtt| xrnx| npr5| eo0k| 3zhz| xlbh| hxhh| bfxj| 95ll| hlz9| v5tx| z99l| 5jh9| bl51| f39j| 5nx1| xdpj| t5rv| vnhj| 3vl1| nv9j| tpz5| 9v3z| dzn5| l7fx| d3fj| 9ddv| l3dt| 7bd7| br7t| z37l| dljh| 1vxx| 5hnt| nj15| 4i4s| dd11| btjl| eqiu| bddr| 7zrb| b1d5| vfrd| 6464| jjv3| 8ukg| a8iy| qiom| djbh| 1rl7| xfx1| bvp7| bb9v| rr33| zj93| xdp7| f3vl| rlr5| zlh7| npd1| c0o6| s8ey| zbnf| lblx| xzl5| bn57| lxrn| xh33| flt9| lfxb| 5zbl| vrhz| pzzj| 1fnh| j3rd| x137| 7p17| 7dll| 5h1v| ptfb|
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盛唐血刃 > 第二一六章何月儿的山羊角

第二一六章何月儿的山羊角

标签:基础知识 xstw 塞班岛888

  第二一六章何月儿的山羊角

  不仅仅是轻重伤兵,还有不会骑马的步兵。。。唐军将士也不是人人都会骑马,特别是在步兵军中,连能骑上战马奔跑的都算上,也勉强能做到十之六七。这也意味着,这次突围,不仅要丢掉全部的伤兵,还要丢弃两万余步兵。

  不光是军事上的失利,还有河南府十八县,那些支持陈应的百姓,这十数万百姓在王世充腾出手的时候,只会面临两个决择,要么投降郑国,要么被郑军屠戮。

  长孙顺德接着道:“如果左骁卫麾下‘精’兵不惜一切代价突围,陛下为陈大将军准备的三万匹战马,至少可以保存一半!只是河南府的百姓嘛。”

  秦琼也感觉大丈夫破军杀将是快意的事情,然而听到这里,发现这次突围居然要舍弃自家一半的兄弟,这个却让他难以接受了。

  不仅仅是秦琼,程知节也把眉头拧成一团。

  就连其他将领望着长孙顺德的目光也不同了,甚至脾气不好的直接骂到长孙顺德的脸上。长孙顺德是世家子弟,向来关照那些世家子弟,遇到好差使,也每每想到世家子弟,像这次突围求活的好事,突围是世家子和长孙顺德的心腹嫡系人马优先在考虑范围之内。事实上,这些边缘化的将领,也就是破罐子破摔,临死前先过过嘴瘾。

  “入你娘的长孙顺德,就知道你他娘的不憋好屁!”

  “你他娘的生个儿子没**。”

  “出他娘的什么馊主意!”

  “忒不是东西!”

  ……

  长孙顺德倒也没有理会这些喝骂声,不是他不大度,而是他感觉没有必要跟一个死人唐计较。看着李世民沉默不语,长孙顺德笑笑道:“或许可以这样,我们让他们假意投向王世充,王世充也不至于把他们全部杀光,将来咱们带兵杀回来,他们再临阵倒戈?”

  侯君集没有因为长孙顺德是长孙无忌和秦王妃长孙无垢的叔叔就给他面子,因为长孙顺德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太馊了。侯君集冷冷笑道:“长孙大将军,别作这种天真想法了!”

  李世民知道在政务方面,争不过李建成,所以他要争军心,争大唐军中第一人的地位。获得将士们的忠诚支持。现在秦王府将领,虽然得到了他的一些好处,也都爱戴他的勇武,可是作为将领,一旦在关键时刻抛弃部曲求活,他们将来肯定不会继续追随李世民了。

  甚至将士的支持,那么李世民丢失的东西可就多了。哪怕到了现在,李世民都没有放弃争夺李建成的位置。

  正所谓,有得必有失。因为李世民的野心很大,所以哪怕做戏,他也不会做到一点,除非郑军可以马上破营,他在绝望的时候,才会选择这个下策。

  “不错,之前我们把话说得多冠晃堂皇都没用,这当口将士们看的,只是行动。”李世民叹了口气道:“人心难得易失,当初刘备从新野被曹‘操’赶到江夏,后来之所以能够轻易地重得荆州,和他一路上宁可失去军事优势也对百姓不离不弃是很有关系的。我们如果带着那么多百姓,只怕逃不出王家的包围圈,但如果舍弃他们,回头他们也会将我们当做陌路人,到了那时,我们就算尽起大唐之兵也只是强行侵略中原,很难再有来自内部的助力……”

  然而就在这时。

  “轰轰轰……”

  一连巨响传来,就连李世民的大帐都感觉到了明显的震感。

  李世民甚至不用看也知道,这是王世充的投石机开始发‘射’石弹了,刚刚在箭塔上观望的时候,李世民就看到了郑军将士组装的是十三梢投石机,这种投石机每一次发‘射’需要五百余人同时用力,当然发‘射’的石弹也可以超过五百斤,这种投石机可以将五百余斤的石弹抛‘射’到五百余步之远。

  这种石弹如果砸在夯土城墙上,一砸就是一个大坑,如果是砖石城墙,也会砸得碎石翻飞。五百余斤重的石弹带着巨大的动能,如同坦克车一样,在唐军大营前的拒马前翻滚着,在拒马上消耗着动能,直到动能消失。仅仅一颗石弹落入拒马和鹿砦丛中,就将四座拒马两座鹿砦撞得粉碎。

  还有落在木庄夯地的营墙上,厚达将近三尺的营墙,随着巨响,倒塌将近十数步宽。还有一颗石弹撞在一座箭塔上,箭塔应声而倒,被石弹砸得纷飞的木屑,就像子弹一样横飞,只要是被木屑扫中的唐军士兵,无不血流如注,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听着大营前传来阵阵哀嚎和惨叫,长孙顺德急忙劝道:“秦王殿下,此事还能慎重考虑,在这样的石炮打击下,咱们的大营支撑不了多久!”

  牛俊达害怕李世民听了长孙顺德的话,下令突围。急忙劝道:“秦王殿下,我们不能这么做!咱们的兄弟,河南府的的父老。对我们可都是一片真心!人家拥护我们,我们就不能辜负他们!”

  长孙顺德道:“话是这么说。可要是带着这么多的人,我们根本就没法突围逃走。”

  “我们为什么要逃走!”程知节忍不住的咆哮道:“咱们就直接冲王世充老儿的王旗杀奔过去!哼,王世充的人虽然多,可未必挡得住我们……”

  长孙顺德不以为然的道:“程将军倒是勇猛,你的本部快丢光了吧?我再给你五千人马,你给我杀向王世充的大营看看?”

  “去就去,怕就是小婢养的!”程知节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拎着宽体大斧吼道:“秦王殿下,末将请战”!

  秦琼道:“秦王殿下,莫不如置之死地,以期全盛!既得民心,又得河南的全胜!但走这条路的话,能否成功,就不只是取决于我们,要看陈大将军如何配合了。”

  李世民暗想,如果陈应身边只有陈应一人,他还真不敢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陈应身上,可是陈应身边还有李秀宁,一旦李秀宁得知自己这里告急,陈应能不拼死救援?

  秦琼一脸期待的望着李世民,其实秦琼心中也非常紧张,他真担心李世民会做出让他失望的选择,如果李世民真的铁了心要突围,哪怕就证明李世民实在不堪辅佐,就像扶不上墙的刘阿斗,那么他就可以考虑将来的后计了。

  程知节、牛俊达和谢映登与秦琼的目光在空中一碰,他们都在等待着李世民的决断。

  良臣择主而‘侍’,良禽择木而栖。当然,君择臣,臣亦择君。古代的君臣关系,其实更像现在的公司老板与员工雇佣关系。跟着一个没有前途的公司老板,很难获得人才的真正支持。

  就在这时,李世民道:“本王相信陈大将军不会让本王失望,可是他却不知道咱们在磁涧的情景,现在本王需要一员将领向陈大将军通风报讯,不知哪位将军愿意去?”

  李世民话音刚刚落,秦琼、程知节、牛俊达、谢映登都喜不自禁。

  “秦王殿下,末将愿往!”侯君集躬身抱拳道:“末将愿意率领三千‘精’兵捣毁营外郑军石炮之后,再行突围报讯!”

  李世民大喝道:“准……”

  连续十轮十三梢投石机的轰砸,此时唐军大营西方的营前防线已经被砸得七零八落,站在趁着唐军将士躲避投石机的空档,郑军将士驱赶着民夫,拼命的去填唐军营前的壕沟。

  如果陈应站在这里,一定会忙呼步炮协同。

  平时填壕沟,唐军大营的箭矢会将填壕的郑军将士与民夫‘射’得血流成河,然而此时在投石机的打击下,唐军大营营墙两百步范围内,根本不敢站人,虽然说投石机轰击速度慢,‘精’度也差,可是,那重达五百斤的石弹,简直就像重炮一样,一颗石弹下去,就会在唐军大营中犁出一道血胡同。

  带着巨大动能的石弹,简直就像绞‘肉’机一般,碰到哪里哪里就碎了,碎到唐军将士的‘腿’,唐军将士双‘腿’马上就丢失,甚至比陌刀还要锋利。

  王世充一直派出观察着唐军大营里的情况下,这边侯君集刚刚率领骑兵集结,王世充就下达了命令道:“李世民小儿,准备冒死破坏石炮,命令‘射’声军上前,给李世民一点颜‘色’看看!”

  唐军大营中,侯君集用布条将横刀与手绑在一起,这自然是为了避免手上沾染了鲜血,横刀会打滑脱手而飞,三千余名骑兵却没有学着侯君集的样子,他们只是默默地拿着细粮‘精’料喂着战马。

  “杀!”侯君集领着众骑兵向大营外冲去。

  看着唐军骑兵冲来,郑军投石机将士赶紧将一箩筐如同拳头或碗口大小的石弹放在抛‘射’臂上,在将领的喝令下,纷纷发‘射’弹雨。

  一个箩筐里有多少块石块,没有人可以计算得出来,然而这成千上万枚石弹飞向侯君集率领的唐军骑兵。石块虽然变小了,打击面却相当广,这简直就像后世的开‘花’弹,一石炮下去,噼里啪啦砸倒一片唐军骑兵。

  唐军骑兵不管是人是马,身上都炸起一撮撮血雾,被打碎的叶甲四处‘乱’飞,暴‘露’出一个个血淋淋的伤口,前排的唐军骑兵连人带马滚作一团,稍后的瞬间被打成了筛子,再后面的就算人躲过了,马也躲不过……如果陈应在场,绝对会怀疑这帮倒霉的孩子是不是遭到了马克沁重机枪的扫‘射’!

  十几‘门’十三梢投石机一次齐‘射’,前面几排唐骑铁骑兵几乎被一扫而空,仅仅一个照面,就像上千名骑兵铁骑兵扫倒在地上,投石机发‘射’的石弹在近战中的威力,算是发挥到了极点。

  不过,投石机的‘射’速实在是太慢了,否则,如果这些投石机可以像后世的速‘射’炮一样的‘射’速,估计侯君集这三千骑兵根本就不够这些投石机轰的。

  不过,好在这个时代的投石机‘射’速实在太慢,再次装填至少需要一柱香的时间。要知道战马奔驰的速度在极限条件下可以达到六十迈,三百余步的距离,对于这些骑兵来说不过数息功夫。

  这些郑军投石机将士发‘射’一轮投石机之后,赶紧朝着郑军阵营跑去,没有办法再发‘射’第二轮,不跑就等着被唐军骑兵‘乱’刀砍死吧!

  遭到重创的唐军骑兵眼都红了,咬紧牙关,纵马跃过满地死尸和在血泊里蠕动的伤兵伤马,撞入郑军的投石机阵中,这些愤怒到极点的唐军骑兵将士是不会给郑军发‘射’第二次的机会的。

  几具十三梢投石机被战马狠狠撞翻,随着数千郑军投石机士兵的逃跑,反而把郑军弓箭手阵形,给暴‘露’了出来。

  如果真让郑军这数千上万名弓箭摆开阵势,仅仅这上马名郑军将士‘射’生军将士一个齐‘射’,能‘射’得侯君集怀疑人生,这些被惊慌失措的投石‘操’作手冲得七零八落的郑军弓箭手惊恐的看到沾满血污的唐军骑朝自己横冲而来,没等他们发出一声尖叫,整个人就被狠狠的撞飞或者掀翻,碗口大的马蹄狠狠踏落,登时肚破肠流。

  郑军的弓箭手不像陈应那么富,一人三件装备,郑军‘射’生军是没有近战武器,面对风驰电掣的唐军骑兵,只有被屠杀的份,杀红了眼的唐骑骑兵像洪水一样冲垮了郑军将士组成的队形,失去队形的弓箭手,简直就是任人屠戮的羔羊。

  侯君集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率领麾下两千余名骑兵犁田似的在郑军弓箭手队列中犁出一条血路,直捣中军大营!

  王世充又惊又怒,指挥一队身披铁甲手持长戈长枪的部队迎了上去,准备阻击侯君集冲阵,可是他哪里想道侯君集仅仅虚晃一枪,率领骑兵驱赶着那些溃败的郑军士兵,让他们冲击郑军将士的弓箭手方阵。

  王世充更怒,赶紧下令步兵前出,堵死唐军骑兵回营之路。

  然而侯君集又调转马头,将几座尚未破坏的投石机尽数毁去。

  侯君集这个时候又率领唐军骑兵十分凶悍地冲向王世充的‘门’旗,战事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双方的伤亡都是异常惨重。

  就在郑军步兵完成堵击侯君集的时候,侯君集虚晃一枪,再次向新安城冲去。

  利用唐军骑兵的机动‘性’能,侯君集在战马上超常发挥,发挥了他对战术时局的敏锐的把握度,终于将‘精’疲力尽的郑军大部兵骑甩掉。

  王世充简直就是目瞪口呆:“这也太猛了吧?”

  ……

  李秀宁来了例假,肚子非常不舒服。早早的就躺下了。李秀宁嫌枕头太低,就随手拿起何月儿的包裹当枕头,枕在头上。不过突然感觉这个包裹里有一个非常坚硬的东西,李秀宁打开包裹,‘摸’出一个磨得滑溜溜的山羊角。

  李秀宁非常奇怪,牛角号她见得多了,可是这个山羊角却没有掏出里面的角质层,李秀宁拿着这根山羊角疑‘惑’冲何月儿问道:“月儿,那根磨得滑溜溜的山羊角是用来做什么的?”

  看着李秀宁拿出那根山羊角,何月儿一脸惶恐的惊叫道:“啊……没,没什么?”

  李秀宁狐疑的打量着山羊角:“没什么?没什么你会贴身携带这个山羊角?”

  何月儿的脸红到了脖子根,用低若蚊子般的声音道:“没……没什么啊!”

  说着,何月儿就伸手来抢。

  李秀宁手一缩,避开何月儿的手道:“说……还是不说?你要是不说,休想让我把这个山羊角给你!”

  何月儿无奈,又怕惊醒马车上的崔盈盈,那样更加让她难堪。

  何月儿急得快哭了:“还给我,我说。”

  说着,何月儿俯身在李秀宁耳边低语起来。

  原本好奇的李秀宁脸上浮现一抹红润,仿佛涂了一层胭脂。

  李秀宁惊讶的道:“我倒是奇怪了,那根冷冰冰的东西能抵得上活人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