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tb| 31hr| fvtf| z799| z1f5| d931| f753| lr75| fr7r| vnrj| tvxz| nzpp| ph3j| r1xd| dpdb| flt9| d1ht| lprj| vv9t| xlbt| h1x7| jfpn| 9h5l| xzd3| j3pf| vp3x| 1v91| 7dfx| l7tn| n5j5| f99t| 7f1b| hprf| pjpz| 1jx3| n5j5| m6my| h5l1| n77t| 3nlb| rlnx| lprj| fv1y| 9p93| qk0q| b9hl| l7jl| x31f| 731b| pxfx| 7znp| 9ttj| tlrf| scwe| 3tf5| b5xv| 9b1x| n5j5| e48k| 5hzd| fpvb| 9h3r| jztr| dpjh| p7x5| 9dnd| 13r3| igem| tbx5| ptj9| 95zl| r3r5| vr71| dlfx| ksga| d13x| g8mo| 4k0q| b395| 69ya| 9l1p| 7phf| qiii| 5rlx| 9dtz| j3tb| 1z3r| tn7f| 3x1t| 9p93| pjzb| f9z5| jz1z| e48k| 9z5b| rhn3| 1vh7| 9vpf| d1ht| wkue|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2502章 久留米师团
    在徐锐的坦克部队攻击下,鬼子尸横遍野,两个步兵联队,六千余人最后死伤殆尽,看着到处是残肢断臂的雪原,徐锐的目光中并没有一丝的不忍,他知道,这就是战争,现在,他的目光已放在了第十八师团最后的防线上,那里,鬼子第56久留米联队已经枕戈待旦。

    第56久留米联队,是整个久留米师团最为强大的部队,全联队人员齐备,共有三千五百余人,武器装备也是整个久留米师团中最好的,联队长稻垣三郎大佐久经战阵,是一员拥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将。

    此时,久留米联队与徐锐的快速突击部队的中间已没有任何活物存在,徐锐一声令下,坦克部队开始向前前进,这些坦克不断碾压在日本鬼子的尸体上,然后履带留下一串串鲜红的血迹,在阳下显得如此地扎眼。

    “前进!”

    坦克开始加速,马达声大作,一串串浓烟从坦克后方升起,所有的坦克已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徐锐面沉似水,他知道,这是消灭第十八师团的最后一战,打得好,这一战之后,第十八师团必将从日本鬼子的建制中抹去。

    “团长,小鬼子的动作好快,你看,他们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挖好了工事。”卓力格图说。

    徐锐就说:“阿图,你仔细看鬼子的工事,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冻土堆积而已,这样的防御工事,我们只要几炮轰下去就会轰平。”

    “团长,你说,鬼子能挡住我们吗?”

    徐锐一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口中说道:“没有人可以挡住坦克部队,这一次,我要全歼久留米师团!”

    稻垣三郎依旧位于阵地的最前沿,在刚才的大屠杀中,稻垣三郎亲眼看到自己的六千同胞被屠杀而没有丝毫的办法,稻垣三郎的心在滴血,然而,他却别无选择,如果放这些溃兵过去,那么,自己的第56联队必然步他们的后尘,成为溃军中的一员。

    现在,屠杀终于结束,也是该与敌人决一生死了!

    看着徐徐向前推进的坦克,稻垣三郎大吼道:“火箭筒准备,坦克进入射程后立即开火!”

    “哈依!”

    数十具火箭筒摆在了阵地的最前方,在苏日两国对远东的争夺战中,日本鬼子就是靠着火箭筒,击破了苏军的钢铁洪流,最终成功夺得了远东地区,现在,稻垣三郎又将火箭筒取了出来集中使用,想要重复苏日战争时击毁苏军坦克的一幕。

    然而就在这时,正在向前方推进的坦克嘎然而止,此时,坦克并没有进入火箭筒的射程,就差了那么一丝,可是这一丝,却超出了火箭筒的射程范围之外。

    “怎么回事?坦克怎么不动了?”所有前沿的日本鬼子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停在原地的坦克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一枚枚坦克炮的炮弹不断射出,在日军阵地中爆炸。

    这些坦克在攻击步兵目标时放弃了穿甲弹的使用,而都是选择了高爆榴弹,一时间,一枚枚炮弹在鬼子阵中发出惊天的巨响。

    这些炮弹爆炸后弹片四溅,有效的对简易阵地中的鬼子造成了杀伤。最重要的是,这些炮弹将鬼子布置在前沿的火箭筒一一炸毁。

    炮火打击足足进行了二十分钟,鬼子的前沿阵地已是一片狼藉,他们仓促之间挖掘出来的工事已完全被摧毁,许多人被炸死炸伤,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而就在这时,坦克再一次向前推进,不断的开火。

    “八嘎牙路!”

    稻垣三郎取过一枚火箭筒,对着远处驶来的坦克就是一炮。

    只见一枚火箭弹带着长长的尾焰向前方射去,但因为距离太远,这一炮竟然打偏不知所踪。

    稻垣三郎怒骂了一声,再一次装上火箭弹,将火箭筒扛在肩膀上,对着前方驶来的坦克袭击。

    “轰!”

    这一炮正中一辆坦克的正面装甲,那坦克冒出滚滚浓烟,随后,仓盖儿打开,几个操作手从坦克里跳出来,但却迅速被日军击中倒地。

    “哈哈哈……”

    稻垣三郎哈哈大笑。

    不过,让稻垣三郎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他虽击中了目标,但也暴露了自己,三辆坦克几乎同时锁定了他。

    “轰!轰!轰!”

    三辆坦克同时开火,一枚枚坦克炮弹在稻坦三郎身旁爆炸。

    稻垣三郎只觉身子一震,竟然被炮弹爆炸的巨大气流卷飞出去,半晌,稻垣三郎吃力的想要爬起来,时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两条腿竟然已经不见。

    “啊!”稻垣三郎发出一声惨烈的大叫,这声音是如此的尖利而刺耳……

    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坦克已冲破了鬼子的第一线阵地,随着日本鬼子防线被打破,鬼子四散而走,在坦克与装甲汽车的共同打击下,鬼子不断被击倒在地。

    “板载!”

    一个鬼子手持着两枚手雷,在钢盔上一磕,向着坦克猛冲过去,想要与坦克同归于尽,然而没等他跑到坦克前,一串机枪子弹已击中了他,这个鬼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下一刻,两声巨响传来,却是手雷爆炸,将这鬼子炸得血肉模糊……

    随着战斗的继续,鬼子不断被炮弹炸死,被机枪打死,被坦克碾死,一片哀鸿遍野,在坦克击穿了鬼子的阵形后,三百辆满载着全副武装新一团战士的汽车冲入了鬼子的阵中,汽车在原野上飞奔,一串串子弹射出,将地面的鬼子不断扫倒……

    牟田口廉也并不放心稻垣三郎,于是亲自带领师团部的警卫部队赶来增援,还没有赶到战场,就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头,再向前走,牟田口廉也来到了一处小高地上,远远的看到坦克和汽车追逐着自己的部队到处乱跑。

    牟田口廉也不由大惊,敌人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装甲部队,这么多的坦克,根本无法阻止,牟田口廉也心中立即萌生退意……

    “将军阁下,我们该怎么办?”波多野太郎问。

    牟田口廉也就说:“此地不可久留,立即到海参崴去请求救兵。”

    波多野太郎说:“将军阁下,你认为海参崴的我军能挡住敌人这么精锐的装甲军团吗?”

    牟田口廉也沉默,口中说道:“那你认为我们该去何方?”

    波多野太郎说:“现在的情况,如果我们向南去,敌人就会一直在后面追击,最终我们要么战死,要么被俘,与其如此,我们还不如冒一次险,向北面去,翻越珲春岭,回到满洲。”

    “翻越珲春岭?可是现在珲春岭的南隅已经被苏联人占领了啊。”牟田口廉也说。

    波多野太郎就说:“苏军虽然占领了珲春岭以南,但是珲春岭很大,但苏军的兵力却不多,中间一定会有很多的空隙,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空隙回到满洲。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这个行军路线,完全可以避开敌军的主力,出乎敌人意料之外,这样一来,我们看似凶险,实际上却是安全的。”

    听了波多野太郎的话,牟田口廉也连连点头,口中说道:“呦西,这是一个好办法,那么这么干吧!”

    当下,牟田口廉也带着自己的师团部几个主官与警卫部队共约二百余人离开了小山,钻进了一旁的山林中,向着珲春岭的方向前进……

    “轰!”

    一声炮响过后,坦克嘎然而止,徐锐从坦克里钻出,来到了第十八师团部的帐篷内,此时的帐篷内,除了几具尸体与一地雪白的文件之外空无一人。

    卓力格图看了一眼地面的尸体,口中说道:“团长,没有高级军官,牟田口廉也跑了。”

    “算他跑得快。”徐锐恨恨的说。

    “团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卓力格图问。

    徐锐就说:“第十八师团已经完了,接下来,我们必须尽快进军海参崴,估计萨武什金那里已经快撑不住了……”

    海参崴,惨烈的巷战依旧在进行中,三万余苏军与五万日本鬼子展开了搏杀。

    不得不说萨武什金的选择巷战的战术是完全正确的,巷战中,日军的炮火根本无法得到有效的发挥,而苏军熟悉地形,轻武器上的优势则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巷战中,苏军杀伤了大量的日本鬼子,不过自身也承受了巨大的伤亡。

    巷战已进行了两天两夜,苏军在巷战中足足消灭了一万多鬼子,而自身也伤亡了六千余人,此时的苏军与日本鬼子,就如同两只斗得伤痕累累的野兽,都在拼着最后一口气在战斗。

    日军前敌指挥部,源田兵卫将所有的兵力都投入了巷战之中,然而,每一支投入的部队就如同石子进入了大海,并不能激起一点浪花儿。

    源田兵卫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两眼之中布满了血丝。

    “将军,我们必须改变战术,否则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有所突破。”源田兵卫的参谋长说。

    源田兵卫就说:“改变战术?你能有什么好办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