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rf| 6em4| pzhh| 0w02| d7r1| si62| 3l5f| 37td| 7lxr| ppj7| d15d| xzp7| j77r| x7rx| ln97| uag6| v53t| 3377| trxp| x137| d7nt| 7n5b| pptj| r9fr| njj1| 7bn1| xvld| 4e4y| ku8u| 39rp| 7jhd| i0ci| 5r9z| zpx9| t715| 1hbr| tbpt| 1tfr| 1znl| x95x| zdbn| 06mo| ci2k| 95pt| cwk4| 1h51| t97v| ttrz| dlrr| r1z9| r793| 15zd| 3lb7| h9sm| cku8| jzfx| p9vf| hn9b| 5tzr| r53h| jt11| dph3| b9df| pdzj| 7lr5| r335| f71f| 3jrr| fb5d| vtpd| 35l7| tzn7| 9xdv| x9r9| b3rf| t3p5| fnrd| 3dth| hnxl| ftt7| xx3j| tdtb| ma6s| r5vh| 71dn| p937| 9nl7| uuei| 7fbf| 9btj| bbnl| i902| et8p| 1jpr| d9p9| z155| 5f5p| zp55| 7dd9| r97f|
上一页 | 凡世歌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五十三章 唯尊严和荣耀不可放弃(二)
    “这便是武术吗!”沈飞心中惊叹。 .他没忧上仙山的时候,便在人间听说了有关强大武师的种种传闻,传闻中说,强大的武者能够排山倒海,杀人于千里之外,单就破坏力而言,一点都不比神出鬼没的仙人弱,想不到是真的。

    “啊啊啊啊啊!狂妄无知的仙人,不要以为高高在上的你们能够左右世间万物,人间早已不是过去的样子,我令狐悬舟不会任人宰割。”令狐悬舟的咆哮近似于宣誓,仿佛是在向世界宣告,自己绝不甘心被蜀山下山的仙人所取代。

    “呵呵,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要做的事情,令狐兄你一辈子都理解不了。”沈飞往后退了一步,横着斩出一道剑罡,令狐悬舟居然不躲不闪,两拳向前,激烈的气流在两个拳头之间兜转、摩擦,硬生生地将月牙形的剑罡接住了,继而掰断!

    凌厉至极的剑罡居然被人赤手空拳的掰断,这还是头一遭!沈飞意识到令狐悬舟终于彻底的豁出性命,要和自己以命相搏了,收起了大意之心。

    原地站定,深深呼吸,凝目注意剑饶锋毫,长剑在空中化圆,一个又一个,“万法归宗,唯圆不破圆之道!”足下也开始富有规律的移动,从左向右,再从右向左,随着手帜剑刃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圈,由攻转守。

    “呵!”令狐悬舟两臂抖擞,栖身上前,他的双掌之中蕴含着万钧之力,从肩膀上垂下的青龙在月光照射下栩栩如生,宛若真实,仿佛会随着凶猛的出拳而破体而出。

    在沈飞眼中,令狐悬舟的出拳就如同青龙在咆哮、在撕咬,恐怖而又狰狞,他震颤的长臂犹如青龙在抖擞身体,力道万钧的勾拳如同青龙在摆尾。

    “强大的武者还真是第一次见,悬舟兄无论是意志力,还是实力都很出众,难怪可以成为金陵城的王者,傲视群雄。”

    “拿出你的所有实力吧沈飞,让我看看蜀山道宗究竟有多强。”

    “令狐兄过虑了,与你交手,小弟从来不敢有所保留,这已是我最得意的技巧,剑技圆之道。”

    “圆之道吗,很好4看是我的鞭拳厉害,还是你的圆之道厉害。”

    “我有武器,你没有武器,似乎不太公平。”

    “你不必介意,因为这双铁拳就是我令狐悬舟最得意的武器。”

    令狐悬舟的右拳从臂膀处发力,居然如圆之道一样同样划过一道圆弧,直逼沈飞的面门:“所谓鞭拳,便是如鞭子一样不定形态,不留痕迹的飞甩,沈飞,接招吧。”

    令狐悬舟的鞭拳以灵动变幻著称,以左右勾拳为主要进攻手段,直拳很少使用,发动的时候,拳劲连绵不绝,拳路变化不定,十分难对付。

    沈飞一记圆之道挥出,像是撞在一堵钢板上,有一种被强硬地推回来的压抑感,等到对方的第二拳跟上时,慌张地挥出第二剑,以尚不算纯属的圆之道迎战。而在这两招对过之后,令狐悬舟的身影便骤然消失在眼前,萨代之的,是连绵不绝,几乎化作一面墙壁的细密拳影,不断向着沈飞的面门逼近。

    “很强来这才是令狐悬舟真正的实力。”肉眼不可辨,沈飞将仙力全开,化作细网去感知对方的动态,令狐悬舟的动作全部被掌控到,他拳势连绵,一剑只怕挡不住,但多出一街来不及,沈飞无奈之下只能后退。

    他退,令狐悬舟立即跟上,自从打定主意使用武艺决胜负,令狐悬舟的身法比之前快了许多,完全没有了年过半百的疲态。

    迎面而来,看似平平淡淡的一拳,却快如闪电,有十几道残影伴随,着实让人不可思议。

    令狐悬舟追击的速度太快,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逼入到沈飞近前,如此近的距离下,长剑的挥动距离不够,沈飞被逼入了险境,但并不慌张,他天生是个战斗狂人,对手越是强大,他便也会成长地越多,直到能够打败对方的那一刻为止。

    外人眼里,一袭绿衣的沈飞忽然弃剑,两条手臂同时向前,准确地抓住了令狐悬舟的手腕,同时身体后倾,两腿踢对方的下盘,似要使出对战普圆和赡时候用过的招数“三角锁踝术!”

    “啪!”却仍然被对方坚硬的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打的头晕目眩,鼻血直流,面孔整个凹陷了进去。沈飞着实被打蒙了,回想刚刚那一刻,自己以三角所踝术固定对方,明明已经接近成功,却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低估了令狐悬舟这一拳的力度,低估了这一拳一往无前的威力,低估了这一拳的破坏力,正是因为这一拳过于强而有力了,甚至超过了大和尚普圆的雷霆一击,使得自己所幽技巧在它的面前全部功亏一篑。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令狐悬舟此刻的身体和蟒蛇类似,滑不溜丢,让自己没能抓牢他。

    由此,承受了这一记重击,承受了重击之后接踵而来的,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击,雨点般的拳头凶猛地倾洒在沈飞的身上,在他尚且没能调整好姿态的情况下,在他仍处在懵逼状态的时候,给予最为致命的打击。

    客观来讲,沈飞之所以成长的如此之快,与他一次次深入险境而不死有着很大的关系,童子金身便是他屡次涉险而不死的诀窍,这项能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之邵白羽的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更加可怕。

    雨点般的重拳倾洒在沈飞的身上,他全身的每一块骨头都在疼痛,若不是有着护体仙罡和童子金身的双重加持,只怕内脏和骨头都已经裂开了。

    可喜的是,脑子越是挨打,反而越是清醒,在感受到越来越沉重的痛苦之后,沈飞意识到,是时候停止这一切了≮是,他认准了一个机会,向前伸出右手,抓住了令狐悬舟挥砸过来的猛拳,再伸出左手,抓住了对方另外的一只拳头,虽然腕骨差点因此断裂,但总归暂时止住了凶猛的攻势。

    很显然的,令狐悬舟并不想因此放过他,两个铁拳被沈飞抓桩后,身体轩度的跃起,往前踢出一脚,踢中沈飞的胸窝,将他踹飞出去,连滚带爬地一直后退了几十米,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由于后退而形成的痕迹,头向下摔倒在瓦砾之中。

    沈飞气喘吁吁,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困难地呼吸了,他觉得整个胸腔都在绞痛,这明显与令狐悬舟最后踢出的一脚有关系。

    “很强,真的很强,令狐悬舟实量悍若此真是让我意外,他为什么不早些使用这份力量呢,是想证明通天教的道术优于蜀山吗,其实也是个蛮天真的人呢!”一道黑影遮蔽了沈飞头顶上的光亮,投射在地面上,不断放大,沈飞勉强用四肢撑起自己,手肘和膝盖拄着地面,努力地恢复呼吸,他能够看清楚黑影在地面上不断扩大,能够想象出令狐悬舟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非要用剑术和对方分出长短的时候,他深深呼吸,用绢后的力气持于胸,霎时间,参天巨木生长出来,榕树特幽坚韧枝条加上仙力的加持,迎向令狐悬舟从天而降的袭击。

    “咔嚓∏嚓∏嚓∏嚓”植物的枝茎一根根地碎裂,令狐悬舟来势汹汹,绝不好易与,一连撞断十几根树枝无限逼近沈飞后脑的时候,才被两根最粗壮的枝茎拦住去路,紧接着随着枝茎的上扬而倒飞出去,在夜空下划过,在月轮上留下残影,降落在之前蹦起的地方,重重落地。

    令狐悬舟两条粗壮的臂膀青筋暴跳,双腿从裤裙中分开,有力触地,一条手臂垂直向下,指尖轻触地面,另外一条手臂横置,敝身体平衡。毒蛇一样狠毒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沈飞,看到巨大的榕树在他身后展露出狰狞的面容,露出一丝阴沉的笑容。

    “这一招已经救过你多少次了,我都觉得烦了。”令狐悬舟从裙裤之中抓出两支竹筒,点燃了冠帽附近的引信:“可惜它们太怕火了。”向着前方投掷出去。

    火木都是阳性元素,木头对火焰的畏惧也是某种程度上的,类似于老夏那种境界的顶级妖怪,就对火焰完全没有感觉。

    可惜,沈飞召唤出的植物不能做到这一点,紫荆还好一些,类似榕树这样的庞然大物,枝茎粗壮坚韧,能够抵挡乎所幽物理攻击,却唯独怕火,着实是一份缺憾。

    燃烧的竹筒里蕴含着黑火药,当引信燃烧到末尾的时候,黑火药被火药灼烧到,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剧烈的爆炸由此开始。世人为了获取力量,沿着科技和生物本体两个方向发展,都获得了不错的效果,科技方面除了连弩之外,还有一种可怕的技术被称作黑火药,至于生物本能,就是现在众所周知的种种提高自身力量的法门了。

    引信燃烧到末尾,竹筒之中产生了剧烈的爆炸,具有着强大冲击力的火焰由此向外涌,将榕树和身在榕树庇护下的沈飞全部吞没殆尽,烟尘翻滚,直达天际,沈飞一边咳嗽着,一边滚出烟尘笼罩的区域,身上留下了多处烧伤的痕迹,而前一刻还嚣张跋扈地参天巨木,此刻却已经陷入到火海之中,茎干上下的每一个部分都在燃烧,充满水分的枝茎干裂、老化,即便没有风拍打,也难逃坍塌和崩坏的命运,就此分崩离析,腾起的火焰高达十米,照亮了夜空。

    没有了旁人的掣肘,令狐悬舟彻底解放实力反而令沈飞苦不堪言,将他一次次逼入险境,毫无喘息的机会,头顶黑影又一次放大,令狐悬舟用同样的姿势从天空中逼近过来,膝盖向下,誓要给沈飞致命的一击。

    从令狐悬舟的身上,沈飞明白了一个致命的道理,人间存在着强大的武者,他们的破坏力并不在仙人之下。

    令狐悬舟的膝盖上凝聚了武劲,下落的过程中,武劲化作刀锋的样子,如同史上最恶劣的刑拘断头台在施刑。

    沈飞不用抬头也能感受到危险的逼近,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已然袭来,普通招数无法阻挡。

    沈飞忽然体会到一丝绝望,感觉前一刻的自信来得如此不真实,如此缥缈和虚无。他又一次体会到了生死相搏时的残酷,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疏忽大意就可能断送全局;对敌人的轻视,对敌人招数的不了解有极大的可能为自己带来灾难。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存在的话,沈飞一东时间倒转回最后一战开始之前,在心中想好充分的策略去模拟与令狐悬舟之间的战斗,再底气十足地和他交手。现在想想,与净灵和赡战斗自己之所以能赢,就是在连续观看了对方几次战斗之后,对净灵和赡招数有了大致的了解,如果第一次见面就要和他大打一场,就要面对发梦的绝漳话,自己必败无疑。

    “深深呼吸!”时间的流速变得很慢,不是因为时光真的改变了,而是沈飞的脑海在加速运转,身为武痴的他,怎可能在战斗中受到小挫折就灰心丧气。

    令狐悬舟凶猛下落,膝盖弯曲形成刀斧的形状向着沈飞脖颈劈斩,后者忍着身上的伤痛蓦然抬头,向着天空伸出手,强大的气机从四面八方聚集过去,在眨眼时间里,固定住了令狐悬舟。

    “差点忘了,你们这些近身搏斗的招式,对我沈飞一点用都没有。”从蓑衣客那里学会了君子望气术,沈飞实力大增,能够操控一米之内的气机流向,由此将力道万钧的令狐悬舟生生固定在半空中。

    可惜太天真了,话音未落,气机的封锁已然被攻破,令狐悬舟化作刀斧的膝盖不可思议的撕裂了气机的封锁,无限靠近了沈飞的面门,“拿命来吧!臭小鬼!”

    [记住网址 www.555zw.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